6名少年疑犯受审 多位母亲在庭上大哭(组图)

6名少年疑犯受审 多位母亲在庭上大哭(组图)

6名少年疑犯受审多位母亲在庭上大哭(组图)
嫌犯流下忏悔眼泪。 首席摄影记者 吴宁/摄

6名少年疑犯受审多位母亲在庭上大哭(组图)
在庭审现场,母亲们忍不住失声痛哭

  晨报讯(记者 白明辉)只因为多看了几眼,两个中学生就大打出手,随后一中学生叫来众多手持仿真枪、砍刀、棍棒,并穿着黑衣的同龄人前来帮忙,最终将对方打得遍体鳞伤。随后,公安机关在审查中发现,参与这起殴斗的多人都是属于一个名为“黑衣帮”的青少年犯罪团伙。昨天,海淀法院少年法庭公开审理了此案,众嫌犯的母亲在庭上放声大哭。

  昨天,当6名少年被带入法庭后,坐在旁听席的6位母亲号啕大哭。“儿子,儿子……”一位母亲哽咽着低声喊着。看到母亲为自己难过得哭泣,几名少年的眼睛里也噙着泪水。在法官重申了法庭纪律后,母亲们才把声音放低。随后,公诉人员依次对6名涉嫌犯故意伤害罪的少年进行讯问。

  庭审结束后,小强哭着对旁听席的母亲说:“妈,儿子不孝,我在里面一定好好改造。”并深深地鞠了一躬。在被带离法庭前,看着母亲哭得两手发抖,戴着手铐的小冬内疚地抹着眼泪不愿离去。

  法官表示,这几名涉案少年的家庭都不是很富裕,几乎每个家庭的年收入都在2万多元以内。尤其是最早与朱某发生纠纷的小森,他的母亲每月靠糊纸盒挣650元,为了孩子能安心读书,她节衣缩食。但是,在小森高考前十天,却发生了这起案件,最后让他与大学失之交臂。

  据法官分析,让这些少年走入歧途的有几方面原因。首先,由于家庭状况贫困等原因,他们大都受过别人欺负,于是就想组织起来进行对抗。小冬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就说,他从小学六年级起就被别人打,“有一些社会青年常劫我的钱,我不给,就打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有一次我被按在煤堆上打。”其次,是他们都有着独生子女的孤独感。

  在检察机关起诉过程中,发现了这起故意伤害案件背后,存在着一个名为 “黑衣帮”的少年帮会组织。因为成员统一穿黑衣服黑鞋子,统一留寸头,而且参加的人越来越多,所以又改名“黑衣帮”,再后来又叫“五定社”。

  另据证人证言,小冬每星期收取成员每人10元钱的会费。他们还特意定了帮规:“帮里只要有人受欺负了,要全体成员一起上,兄弟间要团结友爱。”这个组织最庞大的时候达到了五六十人,主要是在校的中学生。最小的成员15岁,最大的20岁左右。昨天,小冬在庭审后接受记者采访时仍对上述证言进行否认。海淀检察院的公诉人员表示,涉及此案的6名嫌疑人中,除了小冬和小超外,其他4人并不是该组织成员。据介绍,其实,案发时参与殴打朱某的共有13人。另外7人都是该组织成员,由于他们是在校生,已被取保候审。(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本文转载于 新浪网: http://news.sina.com.cn/s/p/2008-12-06/002816792459.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