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员支招停车难 停车管理应停止承包(图)

委员支招停车难 停车管理应停止承包(图)

市政协委员陈小兵

市政协委员朱良

  随着机动车数量的不断增长,上下班高峰拥堵、停车难……已成为北京市的交通难题。昨日,市政协十二届三次会议开幕,这也成为广大政协委员关注的焦点,大家纷纷对此建言献策。

  建议人:市政协委员郑实

  停车管理今年有望立法

  针对目前停车混乱和停车乱收费问题,北京市政协委员、市建筑设计研究院副总经理郑实昨天表示,他准备提交“建立全市统一停车收费管理体系”提案,公共停车位应建立统一的管理机构,而今年有望通过立法手段来对停车加以管理。

  郑实说,目前北京汽车已经有近600万辆,但北京实际车位量不到300万,一半以上的车没车位。停车位的缺乏,导致大量违章停车现象严重,车辆占据人行便道、自行车道、公共绿地、公共道路资源等现象非常普遍。

  而现在的停车管理部门多达16个,无异于“九龙治水”。郑实建议,在停车管理特别是公共停车位的管理上,建立全市统一的停车管理机构,或建立一个协调机制来统一处理目前的停车乱象和停车收费问题,“跟政府的办事大厅类似”最好由一个部门牵头,把政府投资建的停车场、路边占道车位等公共停车资源统一管理起来。这样市民投诉时,只需面对一个机构,问题处理起来就会更有效。

  建议人:市政协委员朱良

  停车管理应停止“承包”制

  针对北京市目前的停车乱象,市政协委员朱良建议对道路停车管理体制改革,停止“公司承包”制,改由各区县政府招标,委托企业进行现场停车管理服务,“政府给够企业的,剩下来的钱全是财政的。”此外应建立全市统一的道路停车收费管理系统,现场管理员对车牌摄像取证,记录停车位置和进出时间,上传到管理系统数据库,系统自动计价,避免收费员将钱收入自己腰包。

  朱良说,现行的道路停车管理模式实质上是“承包制”。政府向停车管理企业收占道费,而在不同场合实际停车收费有多有少。如果收多了,企业作为利润留下来,甚至进了收费员个人腰包,没增加财政收入;如果收少了,企业就可能拖欠占道费,使政府没有收足“调节费”,也就没法向市民讲清楚停车费哪去了。

  这种现行的“承包制”导致现场收费员往往有事实上的定价权。在政府规定一小时收10元停车费的地方,有可能开车人给收费员5元钱不要票,就成交了。朱良建议,政府应直接掌握收费权。不能再像过去,企业交够政府的,剩下全是自己的;而要反过来,政府给够企业的,剩下全是财政的。

  每笔停车收费都应透明可查

  “每一笔停车收费都应受政府监管,绝不能变成企业甚至是收费员个人经营行为。”朱良表示,每一笔停车收费都应透明化。开车人哪天几点几分在哪个车位上停车交了多少钱,现场管理员对车牌摄像取证,记录停车位置和进出时间,上传到管理系统数据库,系统自动计价,通知车主缴费。收费员不接触计价和收费环节,就不会有任何乱收费和私吞现象。停车管理员可以同时担任交通协管员,对附近非法停车进行取证,通过手机专用软件上传到公安交管部门,经核实认定后,公安交管部门依法开出罚单。

  朱良认为,今后应给每辆车建立一个独立的停车费账号,用多种电子缴费方式付款。电子支付系统在技术上、商业上都十分成熟,没有技术障碍。停车费账号也可与交通罚款系统互通,让车主同时缴纳罚款和停车费。

  建议人:市政协委员安建军

  将路边停车场界定为福利业

  已连续担任三届北京市政协委员的安建军,每年都就路边停车难相关问题提出相关提案。他希望通过专项审计和整治,解决路边停车场问题。

  安建军认为,路边停车审批、收入去向等不透明,缺少监督,存在产生腐败的土壤,但占道收费的收入不能只进入部门、企业或者个人腰包,对路边停车的审批、收费、停车管理企业应进行严格的监督。

  “路边停车场为北京引进了多少‘管理员’,给这个人口爆满的城市增加了多少人口负担,没有人考虑。”市政协委员安建军通过走访发现,甚至存在外地农村村民成批前往北京从事路边停车收费业务的现象。

  为解决这个问题,安建军曾在北京市政协会议上提交关于将路边停车场界定为福利业的提案,建议优先安排就业困难群体从事路边停车管理员,而不是层层转包、层层转租。

  新票价应为通勤族设特定线路优惠

  市政协委员陈小兵

  2014年12月28日,北京开始实施公共交通新票价。目前看,新票价还有几个问题亟待解决,包括长途通勤族出行成本增加过大;在轨道交通的票价调整方案中没有出台针对未成年人、学生群体和老年人的优惠票价。另外,没有对企业出台优惠票价和优惠票制设置时限。

  应特别优惠中长距离的通勤族,为这个群体设置票价更便宜的特定线路和特定区域往返的优惠票种。

  市政协委员朱良:上班族每天乘坐地铁的车站是固定的。只要发行专门通勤票种,对固定两个车站之间的票价实行特殊优惠,就可以实现对上班族的定向优惠。

  市政协委员郑实:地铁票价已经对通勤族给予了一定优惠,现在应该把服务搞好,让大家乘坐更舒适。

  市政协委员张志铭:为了减少女性被性骚扰的可能,建议在早晚高峰设立女性专用车厢。女性车厢可设在首尾两端,刷成粉红色,女性及小学以下的儿童可使用。

  用电子车牌,哪天限行自己选

  市政协委员朱良

  在交通拥堵情况下,政府采取尾号限行,告诉你今天4和9别出来了。我可能今天要开车送老人去医院,而明天没事了,我能不能放弃明天开而在今天开呢?政府说不行,因为没法监管你。而用电子车牌就可以监管,可以让你自己选,在合理的用车里程情况下,你随便用,如果超额用了里程就应该多掏钱。

  市政协委员程茂全:现在车牌、车位、车道都有限,而老人退休后用车少,还占有车牌,应该腾退出车牌。为了弥补腾退车牌的损失,65岁老年人上交车牌可获补贴。

  市政协委员蔡葵:缓解交通拥堵,还应该从路的管理做起,比如设立更多的单行道。对交通设施的时间控制也应该更科学,我们经常会看到,在交通繁忙的时候,有的路口空着,灯却没有变,这对交通影响也挺大的。

  ■ 观点交锋

  拥堵费

  三环内开车应征收拥堵费

  市政协委员、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法学院副院长苏号朋昨天表示,他将提交进一步治理交通拥堵的建议,用技术手段在三环内征收拥堵费。

  “应该采取综合手段,引导私家车主降低用车频率”,苏号朋建议在三环以内征收拥堵费。同时,根据机动车行驶里程,收取排污费。建议按照每辆机动车每年的行驶公里数,在第二年年初收取上一年度的排污费。

  此外,还要继续分区域提高北京市中心的停车费,可将市中心分为二环以内、三环以内、四环以内三个区域,以现有收费标准为基础,提高停车费标准。继续实行严格限购政策,从源头入手控制机动车数量增长。尽快让鼓励措施落地,引导潜在消费者购买新能源汽车。

  苏号朋指出,缓解拥堵还有必要改善道路系统、完善交通设施、提高道路利用效率。“不客气地说,相当一部分的交通拥堵是因为道路设计水平低和交通设施不合理造成的”,比如把多个道路的出口设计在一起,导致严重拥堵。

  他认为,提高道路设计的科学水平,加大道路密度,完善交通设施,降低红绿灯的故障率,加大车道线的划线密度,及时修理道路,减少路边停车位,都有助于减少交通拥堵。

  收费前先把交通服务做好

  对于北京该不该收拥堵费的问题,北京市政协委员左志昨天表示,不能一刀切遇到交通拥堵就收拥堵费,而应综合考虑各方面是否已经做到最好。

  左志认为,当前北京交通拥堵是多种因素造成,如果要收拥堵费应该从车辆利用率角度考虑,谁用得多就收谁,而这一点怎么衡量就考验政府的能力。

  同时,对比国外发达国家收取拥堵费的经验,国外一些大都市收取拥堵费是在城市公共交通以及各项设施发展完善到一定阶段后产生的。

  而就公共交通服务来说,北京目前还有很大提升空间,政府在这一块首先要给市民提供一个人们愿意选择、能够替代开车出行的高效率的公共交通方式,在发展公共交通、加强城市规划及道路建设等方面作出努力。

  同时,政府应大力发展地铁和快速公交系统,在合理分配主城区的道路资源,改善交叉路口的通行瓶颈,建立完善的交通信息预报系统等方面做到最好,只有这样能真正地改善城市交通环境。

  另外一方面,在收取拥堵费前,可在停车规划上先做文章,建议大力发展立体停车楼,这就可以节省大量空间,又便于统一管理,同时也能解放道路,降低城市辅干道的拥堵。

  记者 廖爱玲 饶沛 邓琦 许路阳 林野 刘素宏 制图 高俊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