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解的“李刚门”留下一条恐怖的尾巴

和解的“李刚门”留下一条恐怖的尾巴

  因为一句“我爸是李刚”,河北大学飙车案轰动全国。而15日凌晨,该案受害者陈晓风一方的援助律师张凯莫名遭到10多名不明身份者袭击,目前警方已经介入案件调查。而谈及“李刚案”中双方的和解,张凯律师也首次给出了一个新的说法。张凯说,陈晓风一家是因为受到了来自不同方面的压力,最后不得不与李刚和解。(12月19日《重庆晚报》)

  如果受害者家属是完全出于自愿而接受和解,不管和解的条件在外人看来多么有失公平,别人都没有理由置喙。但是,即使和解的条件非常优厚,只要这种和解不是出于自愿,或者是在各方压力下的“被自愿”,这样的和解就已经超出了私事的范畴,需要接受公众的评判。

  因为那句“我爸是李刚”的傲慢,“李刚门”就不再是一个个案,而成为一个公共事件。因此,这道“门”能否关闭就不仅取决于事件双方当事人,更取决于公众的态度。而事实是,这道突然打开在人们面前的“门”,在刚刚让公众看到门内一个模糊的魅影的情况下即匆匆以“和解”的形式关闭了。到目前为止,公众只知道“我爸是李刚”,却对“李刚爸爸是谁”一无所知――而正是李刚以及躲在李刚身后的很多无形之手,强行关闭了这道引人遐想的“李刚门”。

  张凯律师遭遇不明身份者的袭击,虽然目前尚无证据证明与“李刚门”事件有关,但是,其作为“李刚门”当事人律师的身份、“李刚门”事件的扑朔迷离以及“和解”过程中李刚一方调动社会资源的强大力量,都让普通人感到不寒而栗――普通人从中看到的不仅是自己力量的弱小,更是与有权有势者对抗时的无力感。

  以如此方式关闭的“李刚门”,让普通人除了“恨爹不成刚”的抱怨之外,似乎什么也做不到。再遇到一个“我爸是李刚”的“官二代”时,普通人除了战栗,还能做些什么呢?这种强势者给弱势者带来的心理压力,我们可以称之为另一种意义上的“恐怖主义”。是的,缺乏保障的权益,在拥有有特殊资源的强势者面前,感受到的只能是“恐怖”。

  对于弱者来说,法律是保障其权益的最强大武器。但是,很显然,“李刚门”的这种“和解”是通过法律之处的途径实现的,这也就意味着,在这场被冠以“和”的“和解”中,作为弱势一方的受害者家人并没有太多的话语权,除了接受,他们没有其他的选择――在无力对抗的强势者面前,“和解”虽然不是最好的结局,但至少是最不坏的结局。

  这样的结局是我们想看到的吗?

  在“和解”的掩饰下,就像一只壁虎一样,“李刚门”留下一条无用的尾巴,脱身而去。可是,谁能帮我们消除“和解”了的“李刚门”留下的这条恐怖的尾巴呢?谁又能帮我们抓住那只脱身而去的壁虎呢?